5G到来,加速手机行业大洗牌

2020-01-02 来源:界面新闻

  “从2G到3G,再到4G,每一次技术升级都伴随着手机行业大洗牌。这一次,谁都不想被淘汰。”

  每天傍晚6点是华强北赛格电子商城收工的时间。徐波嗑完最后一包瓜子,收拾收拾准备今天的发货事宜。很快,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又一波5G双模手机即将开售!vivo X30系列、OPPO Reno 3系列、小米9 Pro,5G手机货真多,发货就找你波哥。”

  过去六七年来,徐波一直在华强北做炒货。徐波印象中,这一年里最好卖的货是华为和苹果,合占发货量的六成,剩下四成则是小米和OV。其中,华为Mate 30 Pro的5G版是最近的冠军。

  他清晰地记得,去年以前华为还没有现在这么好卖,除了苹果之外,其他几家都还算能平分秋色。渐渐地,他很少再拿三星的货,直到今年,他开始大批量囤华为手机。“不赚钱了就囤华为嘛,5G双模,客户都要买这个。”徐波说。

  对他来说,5G手机算是今年平淡生意里唯一的高光。但话音刚落,他又补充道:“管他来几个G,生意都不这样吗?”

  这几年增长的财富让徐波从白手起家的零工成为一个在深圳龙岗坐拥两套别墅的老板,但用他的话来说,去年的生意是最差的,今年生意也没比去年好多少,发货量相比前年少了30%-40%。

  但好在徐波还能够挑货,选择做赚钱的生意,行业寒冬之下,手机终端厂商才是压力最大的那一个。

  每一年的手机行业市场份额报告都在洗刷着牌局。用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的话来说,未来手机行业活下来的企业不到3家。在这个十字路口,谁都不想被淘汰。

  寒冬仍未停止

  陈凡是vivo深圳的一名员工,今年他明显感觉压力更大了,加班的次数也显著多于去年。

  他告诉界面新闻,由于今年业绩不景气,公司内部的压力极大,年终奖恐怕也要缩水。这一年来,公司招了大量的新人,即便在过去几年的行业大洗牌中站稳了脚跟,也没人敢怠慢接下来的挑战。

  中国手机行业在2018年经历了大变天:锤子和美图相继“卖身”,魅族则游走在主流市场的边缘,金立,酷派和360虽然声称将继续维持手机业务,但这个本就已经饱和的市场,早已容不下输家的声音。

  从“中华酷联”到“华米OV”,躺着赚钱的时代结束了,这还不是最残酷的事。

  Canalys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市场2019年第三季度出货量达9780万台,同比下降幅度缩小至3%。其中华为(含荣耀)出货达4150万台,年增长率66%,同时凭借42%市场份额再次国内手机市场份额记录,比肩巅峰时期的诺基亚。

  与华为份额一路高涨对应的是其它头部厂商份额的降低。OPPO,vivo,小米和苹果出货量都进一步降低,合并份额仅占市场的50%,低于2019年第二季度的54%和2018年第三季度的64%,而魅族、联想等二线厂商的份额被挤逼至“其它”。

  这份报告中提到,华为系的市场绝对优势地位使其在与供应链进行谈判和在增加其在分销渠道中的钱包份额时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这给OPPO、vivo和小米带来了巨大压力,他们要取得市场突破变得非常艰难。

  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仍在牌桌的手机大厂纷纷制定了多品牌战略。不仅荣耀,OPPO的realme、vivo的iQOO以及小米旗下的Redmi都是为了补全目标用户群体。另一条出路是出海,一加就在东南亚市场一路凯歌。

  国内行业不景气的原因在于,整个手机市场已经早已步入存量时代,用户的换机周期也随着技术的更新而延长。更严重的症结是,在这块小小的屏幕上,终端厂商仍然没拿出吸引消费者的颠覆性创新点。

  唯一的卖点

  当手机屏幕设计不再有新的变数,像素也扩大到让用户渐失概念,5G就变成了今年手机厂商最有力的宣传口号。

  国内第一台开售的5G手机是中兴天机Axon 10 Pro的5G版,但由于中兴手机在国内市场份额狭小,这款手机的声量远不如后来者。

  声量最大的,显然是华为。事实上,在5G正式发牌之前,华为就因为5G短码投票风波,5G专利储备等等而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7月26日,华为首款5G双模手机Mate 20 X 5G版在深圳发布。此后半年内,各大厂商推出了自家的5G手机。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能够买到的主流5G手机共有18款,品牌除了华米OV外,还有三星、联想、中兴和中国移动。

  从售价来看,除了华为折叠屏手机因制造成本高昂定价上万之外,最贵的是三星Galaxy Note 10+5G版本,起步价7999元,此外大多定价在3000至5000元水平。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这个价格对一同搭载骁龙765芯片但尚未公布价格的5G手机OPPO Reno 3来说,堪称“残暴”。至于会不会因此引起5G手机的价格战,则还要看后续手机性能。

  相比之下,一向作为智能手机行业创新风向标的苹果却步履稍缓,今年苹果推出的主力手机产品iPhone 11系列都还是4G手机。

  “我认为目前来说5G还是有一点超前。”苹果CEO库克认为,目前整个市场不管是基础架构还是芯片都还没有足够成熟,还不足以支撑推出一个高质量的产品。前魅族副总裁李楠也在社交软件上表示,“iPhone12出来之前,所有的5G手机都是小白鼠。”

  谁是最好的5G手机?

  苹果尚未加入战场,但国内厂商早就为5G手机的C位争破了头。

  最近的一次是在Redmi K30发布会上,有媒体总结,小米副总裁卢伟冰全程提到了58次荣耀V30,表示K30在充电、拍照、解锁、处理器等多方面都能赢过友商。

  微博认证为“荣耀营销部副部长”的关海涛很快就进行了回击:“某厂确实是偷换概念的高手…至少先从最重要的‘发动机’看齐再来比吧,但友商明年上市的865真旗舰真比起来也差了一个量级,只是‘第一代5G手机’。”

  关海涛所说的“第一代5G手机”指的是,将在明年上市的、拿到骁龙865芯片首发权的小米手机。这枚芯片是高通最新推出的5G双模芯片,它采用外挂的形式来实现网络通讯,并非集成到SoC中。市面上,麒麟990 5G、联发科天玑1000以及三星和vivo联合研发的Exynos 980都是集成基带,这种基带在功耗控制和信号稳定性上更优于外挂形式。

  华为的麒麟990 5G芯片已经成为了华为5G手机的核心竞争力,其它的厂商显然也不想落单。在手机卖点匮乏的年代,把更关键的技术握在手心,成为许多手机厂商的必择之路。

  除华为之外,小米也拥有自主研发芯片的能力,但目前尚未推出5G芯片产品。另外,OV两家也都在为芯片设计业务招兵买马,vivo今后会更多参与芯片前端定义设计方面的业务,不涉及芯片研发本身,而OPPO则正从联发科、展讯等公司挖人,且已经注册了芯片商标。

  同样激烈的还有“真假5G”之争。

  在华为Mate 20 X 5G的发布会上,余承东花了大半的时间来强调这款手机“双模”的特点:“支持NSA/SA两种模式,这才是真正的5G手机,只支持NSA的手机迟早会被淘汰。”

  紧接着,荣耀总裁赵明也在微博上加了一把火,称有些厂商的5G手机最后只能用4G服务,有“欺骗消费者”的嫌疑,而雷军马上在微博上转发文章《SA网络建设和商用仍需时间专家称NSA手机可长期使用》回击,并称市场上有关5G有很多谣传,火药味十分浓郁。

  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是5G的两种组网模式。目前部署5G的国家基本上是NSA先行,因为可在短时间内实现大范围覆盖,SA是未来的主流,但完全新建的成本更高。使用体验上,NSA模式下,手机需要同时连接4G和5G网络,SA模式则可直接连接5G网络使用。

  尴尬的是,由于使用的是高通外挂5G基带的芯片方案,直到?以前,小米、OV以及三星等厂商发布的5G手机都仅支持NSA。许多自媒体直指,仅支持NSA是“假5G”。

  很难定论,“真假5G”的争议是否掺杂了营销成分,但多家运营商已经出面说明:5G手机不存在真假之说,会先以NSA模式启动5G服务,明年也将持续提供已有的NSA 5G服务。另外,NSA不会在短时间内被取代。

  买了5G手机,然后呢?

  NSA在短时间内不会被取代,意味着4G和5G还将并存很长一段时间。

  与3G转4G时期不同的是,那时运营商早已铺好了网络,只等终端厂商响应。而在5G商用元年,终端厂商格外积极,但由于5G基站建设任务繁重,运营商难以在短时间内做好准备。

  今年6月,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和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11月1日,三大运营商正式上线5G商用套餐,这才开始把消费者拉进5G的狂欢当中。

  但用户的反响似乎比想象中冷淡。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今年12月举办的世界5G大会上宣布,5G套餐签约用户已有87万户。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报告显示,国内5G手机在11月的出货量达到507万部,在当月的出货总量中占比不足15%。

  李小飞是北京最早一批办理5G套餐的用户,华为Mate 30 Pro 5G版是他的主力机。他的体验是,在有5G信号覆盖的街区,微信查看原图、下载文件和游戏体验速度都明显加快了。测速APP上显示,下载速度比4G状态下高出30倍左右。但当他走进室内,或者离开5G信号覆盖区,就又回到了4G网速。

  5G手机的使用体验与信号覆盖息息相关,但5G基站建设的难度决定着覆盖速度并不如人们想象中那般快。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近日表示,5G网络建设需要约600万基站,成本在1.2万亿至1.5万亿元,全国5G网络覆盖还需要6-7年时间。

  由5G使用的波长短,衰减快,也就更容易被障碍物屏蔽,因此大部分5G信号还很难做到室内覆盖。但室内是用户使用手机的主要场景,解决的办法之一是建设室内微型5G基站,但用户或许并不想承担一个微型基站的成本。

  现阶段,速度快是大众对于5G最常见的理解。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曾表示,现在由于手机缺乏特别的应用,所有5G手机用户使用最多的应用就是测速度。

  虽然业内普遍认为更大的价值在于工业应用当中,但最早体验到转变的还是消费级终端。也就是说,终端厂商也不得不尽早押宝,为5G杀手级应用做布局。

  AR/VR就是大多数厂商押注的一个方向。目前,主流厂商已经发布了针对AR/VR应用开发平台,鼓励开发者研发适用于手机的AR/VR应用。终端方面也没人愿意落后,几乎是在这一两年间,主流厂商纷纷推出了AR/VR穿戴设备。

  不过,用户在手机上能体验到的AR/VR应用多在游戏、视频等娱乐层面,但市面上可供选择的AR/VR娱乐内容还很少。一位手机从业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现在能够买到的5G手机中,能提供的AR/VR内容很有限,且缺乏连续性和延展性,如果没有丰富的内容补充,功能会很鸡肋。

  行业同样看好5G+云游戏的应用,然而,除开现阶段的技术和资源能力不够理想外,手机厂商在这方面的收益空间并不如游戏厂商广阔。在最初的布局阶段,手机厂商或许会开始布局自己的游戏行业“朋友圈”,实现云游戏的需求定制和后期开发。

  OPPO副总裁吴强认为,当前更容易实现的5G杀手级应用,或许还是在视频领域。因此OPPO的Reno系列一直在围绕视频拍摄、观看、编辑等一系列特性上做升级。

  究竟谁会先胜一局,现在还无从知晓。但无论如何,5G的普及正在步伐加快,这意味着2020年将是谜底揭晓之年。面对眼前的十字路口,手机厂商都必须尽早拿出杀手锏,才能在喋喋不休的口水仗中笑到最后。


责任编辑:朱月月